麓溪河。

无声记录者。

跟了我奶奶6年的狗,它走完了自己一半的生命,眼睛也不再清澈了。